磁鐵與小孩 黃宏德  磁鐵與小孩

有一種侘,堅持用背部前進,凌空彈爪,口鼻不斷哼呼著,耳新,耳新。

迎著潮流,我瞄視他的耳背,隱約是兎角,而且正延伸著。

有一種派,必需在霧中調味,復於門口張掛著忙人勿近,以致容易閒閒誤闖。

經常我望著半掩的門扉,主人卻已逐電而去,雪樣的天空兀自懸蘯著。

聽說,侘是一種留鳥,從不隨氣候遷徙,酒食無虞,表面暢氣,卻總是製作一些糠末,讓人空歡喜一場。

不過,我還是喜歡他凄絕的內心,不忍稱之酒鬼,暫且尊為飲兵衛。

2010.10.20王羅蜜多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wangrowmito 的頭像
wangrowmito

異想交流道

wangrowmi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c
  • 「侘」,第一眼以為跟「宅」有關係,google一下,釐清了這跟阿宅還是毫宅一點都沒關係,倒卻找到了「侘寂」這個日本美學的漢字(Wabi-sabi)。

    「侘,是在簡居中享受閑樂,在貧乏中悠然望天;寂,是在清寂裡觸摸到禪意。」

    體制生活,團體生活,是細明體的生活,是事先預設好的,是齊頭去尾求一個整齊畫一,是不罰急促的。能在門口高懸「忙人勿近」,以致閒閒能大搖大擺登堂入室,即便內心淒絕,存在感卻清晰與絕對了。
  • 這篇,曾放在網路文學的場域,乏人回應。
    C卻能準確地詮釋出來,可真是進入”侘”的深沈難以言喻之處了。
    存在感,是每個人所需要的,不管他本身是否知道。也許,侘,能在一種特殊的情境中,引動覺察,進入內在清明。
    在塵世,我們經常有不得不為之難處,但驀然回首,那簡單與清寂的想像,似乎也會讓生命的魅力重生呢。

    wangrowmito 於 2010/11/04 10:29 回覆